没壳

其实我是一只肉丸子

死亡回忆录(二)

     “起床啦!懒猪姐姐!”奶兮兮的声音把林荇唤醒,“嗯~”林荇坐起来打了个哈欠,看着自己五岁的萌妹,心里泛起丝丝暖意,昨晚的噩梦尽数抛向脑后。
      “芊芊,妈妈做好饭没啊?”“嗯,早就做好了,妈妈让我来叫你。”“OK。”
      “小荇,今天局里忙吗?”“嗯...就那样。”林荇扒拉着饭,含糊道。“晚上你爸爸的朋友来吃饭还有他儿子,你来吗?”“呼!吃饱了,妈我去上班了,芊芊拜拜~”“姐姐再见。”“你这孩子......”
       “赵队早。”“诶好,对了小林。”林荇把脚步顿住,“今天有个案子,你就别出现场了。”“这是...为什么?”林荇不解。“这位死者是你两年前死去的同学...的妹妹。”赵队流露出担心,毕竟那件事对林荇有一定的打击,“好我知道了,现场我会去。”林荇目光平静,没有什么情绪。“好吧...”
       “今天早上是死者的母亲先发现,据她说是推开房门有一股闷臭的气味,就看见死者躺在床上已经没有了气息,此外,没有任何强行进入的迹象,指纹有两对,分别是死者和她母亲的,初步判断,是自杀。”“也是自杀?”“是的。”
        “呵,奇了怪了,两年前哥哥自杀。两年后妹妹又自杀,这是个什么逻辑。”赵队用戴着橡胶手套的手轻轻翻动着尸体,“咦?这是什么?”随着赵队这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围了过去。
        “死亡回忆录?”有人念出声,还没来得及看到封面的林荇心脏瞬间漏了一拍,“什...什么?”林荇几乎是冲过去从赵队手中抢过,没错,这上面的诡异涂鸦没错,这确实是当年让沈言川自杀的罪魁祸首。可是,她不是卖给了收废纸的老奶奶了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林荇?你没事儿吧”赵队走过去,“啊,我没事,”林荇反应过来“赵队,这个我可以带走吗?”“你在说什么?现场的证物是可以带走的吗?林荇,你脑细血管被蚊子叮了?”张警官好笑道,“哦对...”
         下班后,林荇没顾得上接老妈的催亲电话就直奔收废纸的地儿。
        “奶奶您好,您还记得我吗?”“嗯,我记得你。”奶奶把瞅了眼林荇继续织毛衣,“那奶奶,您还记不记得我上次来卖废纸的时候,里面那本册子?”“啥?”“就是您还说卖了很可惜的那本册子。”林荇双手绞着包,紧张地问道,“哦我想想...嗯...好像是被人被拿走了。”“谁?被谁?”“忘了,哎老了记性也差。”“好吧,谢谢奶奶。”
        究竟是谁拿走了?秘密就应该被深埋,林荇眸色暗了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