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壳

其实我是一只肉丸子

死亡回忆录(一)

      “姑娘,这本册子看着这么新,真的不要啦?”“......”
——————我是分界线—————————
       “还是家里温暖啊,连棉被闻着都是香的~”林荇刚回家,也不洗脸了,就躺倒在被窝里睡着了,“嗒-”灯被人关了,房间内瞬间笼罩着黑暗。
        灰色的砖瓦、灰色的建筑、灰色的花草...等等,我做梦呢,林荇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脸,“嘶---痛...”“你掐自己干嘛?”清脆的声音忽然响在耳边,林荇转过头,发现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街巷。
       等林荇回头时,瞳孔蓦地放大了,眼前的画面哪还有刚才灰突突的半点影子:灰色的砖瓦早已变成青砖,花草树木一片春熙,男女老少牵着孩童到湖边捉小鱼,一阵阵的童声响起,可这稚嫩的声音此刻却刺激着她的耳膜,生疼。
       林荇捂着耳朵缓缓蹲下,好看的眉毛拧在一起,“这是......”字从嘴里轻轻吐出,便晕了过去。
       地砖上刻着一行字:林荇,现在我走到了第七十四块砖上,剩下的愿望,你帮我。
      “呼---!”林荇猛地睁开双眼,坐起来摸索着去开灯,房间一亮,充斥着暖意,林荇微微发抖的身体这才慢慢平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吃了几粒安眠药,拉上被子的时候,她自言自语地喃喃道:“沈言川,你都死了,也不放过我...”
        “嘟嘟——嘟嘟——”直到警笛声响起,这才把林荇的思绪拉扯回来,她盯着脚边已经逐渐冰凉的尸体,眼睛有些酸涩,但泪腺仿佛罢工似的,没有生产出泪水。
        “林荇?”“嗯,不过那个字念第四声。”“哦好,”掩去尴尬,年轻的警官又问“你跟死者是什么关系?”死者...林荇觉得自己的思绪有些紊乱了,“嗯?”“是同学关系。”“死者既然是自杀,他生前有没有和你说过隐晦的话?”“没有,我们就玩了一个游戏。”“死亡回忆录。”“那是什么?”“......”
         床上沉睡的人儿边,是一片湿润的枕巾。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