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壳

其实我是一只肉丸子

樱花記(八)

     “嗷呜~”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后,丸子坐起来,有些蒙圈地看着周遭,于是坐在床头用了几分钟来回忆。“丸子啊,你早上要吃什么?”友藏在洗手间忙乎,“嗯......”一声闷哼后,便再没了丸子的声儿。友藏无奈又怜爱地看着自己的孙女,内心咏出一首俳句:经久未见小丸子,以为稳重成大器,不料依旧似从前,只是自己想太多,完。
      江流旅馆旁的小餐馆,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哥正立在柜台前点餐,他用着流利的中文,没有注意到别人投来的惊羡目光,“花轮,你不觉得那个外国人很帅而且还很眼熟吗?”小玉偏着头悄悄问道,“可能是坐飞机的时候看见的吧。”花轮不紧不慢地抿了口茶,“哦~”小玉相信了花轮的说辞,没有再说下去。
     “早啊花轮!早啊小玉!”丸子一脸兴奋,这可是在海南的第一天啊,一定要非常开心!“早啊小丸子。”“爷爷早安。”在听到‘小丸子’的时候,金发帅哥愣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他径直走到小丸子他们的餐桌后面,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看着小丸子。
       “你是头猪吗?起的太晚了。”“哪有,我明明是在帮你们检查床的质量,然后看看明晚还能不能继续在这里住!”(也只有你睡懒觉还能找出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嗤...”有人笑了一声,丸子他们疑惑了,因为这个笑声既不是来自花轮也不是小玉更不是爷爷,那是......“不会有鬼吧~”丸子害怕道,“想太多,吃饭!”花轮眉毛一挑,继续剥虾。
        就在他们低头刨饭的时候,金发帅哥抬起头想继续盯着丸子,谁知,花轮随意一瞥,便撞见正在‘偷窥’的金发。
        看见他那一刻,花轮平日里风轻云淡的脸上也浮现出了惊讶,“你是......”无声道出。
       “嘘~”金发把纤长的食指抵在薄唇上。花轮接收到后,抿了抿嘴。“花轮,你在干嘛呢?”丸子突然抬起头,一脸茫然。“噗嗤~”花轮低声笑出,“?”丸子更茫然了,只见花轮的一根手指朝着丸子伸去,丸子本能的躲闪,“别动。”花轮喑哑好听的声音从嘴里轻轻吐出,丸子便真的不动了。
        轻抚过嘴角,一粒米饭掉落下来。
      “哦呵呵呵呵......”丸子尴尬的笑着,花轮无奈笑着,脸上有一丝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宠溺。
        不远处的桌底,一只手悄悄握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