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壳

其实我是一只肉丸子

樱花記 (五)

    丸子收拾好行李,一蹦一蹦地去找小玉看看她准备好了没有,路过花轮家时,丸子想了想:要不要去和花轮打声招呼呢?正想着,一个熟悉又充满磁性的声音晃了出来,“宝贝~找我有什么事么?” “花、花轮,早上好呀!”丸子尴尬地笑着,“你就是来和我问好的么?”花轮话语中略带点酸酸的气味。“不是,还有另一件事。”看着丸子开心又带点正经的样子,花轮忍俊不禁:“还有什么事?”“我要和小玉还有爷爷一起去海南玩!” “哦~这样啊,你没有发现你忘带什么东西了吗?”花轮悄悄靠近丸子,“唉…我想一想...”丸子很认真地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 “再想想。”“真的没有,衣服、相机、零食、便当......”花轮认真听完后说道:“你没发现你把我忘了吗?” “唉!?花轮也要去吗?”丸子还没消化完这句话,“嗯,我想去,那你愿不愿意呢?”花轮眼底流露过一丝狡黠,“这个我得问问小玉和爷爷,他们还不知道呢。”丸子认真地说道,“噗嗤~小傻瓜,我是逗你玩的,不为难你了。”花轮弯下腰把帅脸伸到丸子面前温柔地笑着,丸子反着手,脸却不争气地红了,把脸埋在胸口,“不是的,如果花轮真的想去,我可以和爷爷他们商量的。” 花轮笑而不语。
小玉家。
   “丸子,你在想什么呢?”小玉把一杯普洱茶轻轻地放在桌上,“这是中国的普洱茶,朋友们都说很好喝的。” “好的,谢谢小玉。”丸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真的好好喝呢!我刚刚在想......” 丸子把整件事给小玉说了一遍, “是这样阿,花轮如果想来当然很欢迎阿!”“嗯,我再问问花轮吧,那个,小玉你带了些什么呢?”“我带了泳衣、墨镜、日本茶、盐樱花......丸子你呢?”“小玉带了不少呢,我只带了泳衣、帽子、手巾、相机、便当。”“带便当干什么呢?”“嘿嘿,我怕我吃不惯中国菜。”“还是丸子想的周到。”小玉竖起大拇指,“嘿嘿,丸子挠挠头,不太好意思。
第二天。
   “丸子!快点!再不快点赶不上飞机啦!”友藏焦急地催促着,“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来!”丸子拎着大包小包的飞奔出门,“妈妈、姐姐、爸爸、奶奶再见!”“好的,丸子早点回来,和爷爷在外面注意安全阿!不要乱吃东西!中国的报警电话是110......”
机场。
    “小玉!”丸子远远地看到了小玉,“啊!丸子,你来啦!”小玉兴奋地挥了挥手,可是,等丸子和爷爷跑近了才发现还有一个高大的身影,“花轮!?”丸子惊叫道,友藏眯了眯眼,“这不是丸子小时候的同学花轮么?”“友藏爷爷好。”花轮礼貌地伏了伏身,“嗯,嘿嘿,丸子怎么没有告诉我花轮也要来呢?”“呃…那个,爷爷,我不确定花轮是不是真的要和我们一起来,所以就没有告诉你。”丸子结结巴巴地解释道,“爷爷,是这样的,我听说丸子和小玉要去海南玩,正好我也想去,所以就和小玉联系了,还没有来得及通知你们,真是抱歉了。”花轮接过丸子的话来解释,“没关系,有一个男孩子在我们身边,我也放心啊,唉,爷爷...老了呜呜呜~”友藏又开始伤春悲秋了,花轮笑了笑,丸子:哎呀,爷爷...
飞机上。
   从来没有坐过飞机的友藏很兴奋地左看右看,丸子也是,一直往机舱的窗口向下看,“哇~我们飞在云朵上面呢,云朵软软白白的,好想摸一摸阿,”花轮听到这句话暗自抿嘴,“也不知道好吃不好吃呢!”花轮嘴角一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爷爷和小玉都睡着了,丸子看着旁边的花轮,花轮闭着眼,丸子以为花轮睡着了。实则,花轮一直注意着丸子的一举一动,真是没想到这家伙这么有活力,还没睡,唉,想着想着,花轮就...睡着了。
   “花轮也睡着了,唉,不知道海南会是什么样呢?那里的人好吗?会有好吃的吗?”带着这些幻想,丸子也渐渐地入梦了。
    然而,在丸子座位后的不远处,一位有着一头金发的少年,目光流转在丸子的身上,嘴里轻念:小丸子...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