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壳

其实我是一只肉丸子

一只咆哮的龟

   我妈之前为了得到luck所以想放生一只乌龟,于是买了一只普通的巴西龟。这龟烈的很,在我不顾黑暗,在电梯里祷告别碰见女鬼、狂奔下楼去后备箱解救它的时候,它在一个水盆里扑腾,见到我,它转过头去,嘴里念念有词,发出咕噜咕噜的咆哮声,然而很奇怪,它见到我妈和我表姐从来不会这样,并且很温顺,挺讨我妈喜的,这也让我恨的牙痒痒。
   同上,它不仅这样耍小心机,而且还贼拉能吃,那小嘴张的老大,并且只吃肉,喂给它的排骨肉还是从我最喜欢吃的蒸肉里面扣,我这是造了什么孽阿qwq
   今天趁我妈不在,我把它放在洗漱池里,它冷漠的盯着我,我呵呵地拿出一把牙刷,说:“死小巴,这回让你痛不欲生,23333。”它依旧高傲。
    挤了一点牙膏在我龟壳上,我用牙刷沾了一点儿水便在它背上刷了起来,我以为它会很生气,万万没想到它居然很享受,嘴里哼哼唧唧的,哎【允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