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壳

其实我是一只肉丸子

marfa伴奏

你在夏夜的风里飘
我丝毫不介意
想着追随你的步伐
你说网络太繁忙
垃圾信息太多看不见我
我总想着面包分你一半
知了伏在树上唱晚霞
你什么也不用知道
你什么都不用知道
就让我挽着你的手
走过这里
你什么也不用知道
你什么都不要知道
噢你看桥立在河面上
河里的鱼静静地仰望
只要一直这样

蛋饼屋3

这天,呱子壳把蛋饼屋关了准备出去转转,刚走到鸡村的奶粉厂就遇到了雯子和小鸡,呱子壳问:你们要去哪里玩?雯子神秘兮兮地说道:我和小鸡准备去偷玉米吃。呱子壳想了想:把我也带上吧!
于是,三人又骑着小鸡的两辆破自行车踏上了偷玉米之路,并一去不复返。
“快跑啊!小鸡!”雯子一边慌乱的叫着小鸡一边颤巍巍地骑着自行车,“快快快,把玉米放进我的衣服里!”小鸡英勇的献出她的外套。现在的场景是这样的:呱子壳骑着一辆车,并抱着一堆玉米,雯子也骑着车,小鸡跑在后面一直找准机会跳上来,但又不敢。因为...后面,“那几个死丫头哟!掰了我的玉米就跑喽!”粗吼吼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虽然最后烤玉米也没吃成,但那日小鸡无私献衣的精神真感人。(只不过现在小鸡还在骂呱子壳她们呢,诉说自己是如何傻,把那么好看的衣服拿来装玉米)

如果你是那粒尘埃

我嘴角的一粒尘埃
海燕衔过它
海风吹过它

越过海岸线的虹桥
不惧潮起潮落
不争朝朝暮暮

如果礁石也会说话
那么它将不是海浪的画家
而做个诗情画意的写手
写意尘埃的万种风情

如果星辰也会呼唤
那么它将不是皓月的看客
而做个洋洋洒洒的过客
路过尘埃的仆仆风尘

如果心脏也会燃烧
那么它将不是我们的时光
而做个疯疯癫癫的姑娘
闯进少年的孤单心房

如果你是那粒尘埃。



雪花有个梦想

雪花有个梦想
梦想能捧着温热的奶茶
坐在街角的小店

雪花有个梦想
梦想能渡过遥远的边疆
飘在蔚蓝的海洋

雪花有个梦想
梦想能走进美丽的橱窗
做个漂亮的新娘

蛋饼屋2

      话说呱子壳和她们俩认识之后,就在商量去哪儿玩。小鸡提议道:我们鸡村儿里有个奶粉厂,里面啥子都有,特别好玩。于是她们就骑着小鸡的两辆自行车去了,到了那个奶粉厂后,呱子壳和雯子率先冲了进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
       然而里面只有牙刷、小镜子、零食,诸如此类。雯子看了看简陋的四周,问道:不是什么都有吗?怎么没有巧克力?小鸡说:已经够好啦,在我们鸡村儿来说,这就是我们的精品店❤
      呱子壳:一点都不精品,市里的mixbox可好看了
      雯子:就是
      小鸡(殷切):哪里哪里,你看这个戒指多好看,雯子,给你红的,我和呱子壳买蓝色的。
      呱子壳看了看手中的塑料蓝色戒指,总感觉土里土气的,但还是掏了五元钱买了。
      回去的路上,小鸡眉飞色舞的说着:看吧,就给你们说了,这里的奶粉厂啥子都有,就是丑了点。呱子壳瞥了瞥她俩手中的小镜子和梳子,嘟囔道:丑的还真不是一点。
    

蛋饼屋1

      在冬日涌现的那一刻,呱子壳在她的蛋饼屋里遇到了小鸡和雯子。小鸡低头不语的玩着她的老鸭牌手机,而雯子则来回飞舞。呱子壳很好奇小鸡满脸的雀斑是怎么长出来的,小鸡不耐烦的挥挥手:嗨,还不是小时候陪我爸捉麻雀捉多了,不然我彭小鸡也是只大美鸡好不好。
      呱子壳和雯子没有说什么,只是相视一笑,眼泪飙出来。

樱花記 (六)

    下了飞机,丸子一行人总算是到达目的地了,海南街道上人山人海,车子川流不息,丸子感叹道:“海南真是个好地方阿,热闹又繁华。”友藏点点头:“是呀!比清水热闹多了?”“可是,丸子,我们听不懂中文呀!”小玉有些担心语言不通,“对啊,爷爷,我们好像也不会说中文呢!”“我会中文,可以帮你们翻译,放心吧。”花轮嘴角一弯,“哇!花轮真的是无所不会。”丸子的语气充满了崇拜(是无所不能吧)
    “那这样我们就大可不必担心啦!”友藏笑着说,“赶快去找一家好吃的中国餐厅吧,我都饿了。”“好的,走吧!”
牛肉面馆前。
    “兰州牛肉面。”友藏念出餐馆的名字,“听起来不错呢,肯定很好吃。”丸子看名字就已经迫不及待了,“嗯,走吧,去尝尝中国的牛肉面。”小玉走在前面。“不知道和乌冬面有什么区别呢?”丸子点点下巴(这当然有区别)
    “您好,请问你们需要点什么?”一位面带微笑的服务员问道,“那个,花轮...”小玉捏了捏花轮的衣角,“嗯咳!这位小姐说的是:你们需要点什么,也就是说,你们想吃点什么。”花轮把这句话完完整整地翻译了一遍,“噢~那我们就来四碗红烧牛肉面吧。”友藏看着头顶上大大的菜单说道,然后花轮又给服务员翻译了一遍。
     四碗面都上好后,丸子盯着还冒着热气的牛肉面,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哇~看上去很美味阿!”友藏也和丸子一个表情(不愧是祖孙俩)“开动吧!”小玉说道,“我们开动了!” 一旁的服务员虽然听不懂,但也只能笑笑了。
吃完面后。
    “哇!吃的好饱阿,真的太好吃了!”“是呢,感觉比乌冬面好吃些。”“真不错!”......面馆里,金发少年也正吃着牛肉面,只是目光依然停留在丸子身上。
     一路聊着,就看到了世纪百货大楼,“先进去买一点需要的日常用品,然后我们再找一家旅馆住下吧,因为时间不早了。”花轮看了看手表说道,“嗯,可是花轮,我们好像没有人民币呐!”丸子翻着包包里的日元担忧地问道,“不用担心,我早就换好人民币了。”花轮甩了甩头发,淡定地回答道,“那我们进去吧!”友藏一边说着一边心想着:花轮这个孩子真细心,如果和丸子在一起的话...刚好可以补上丸子马马虎虎的性格,但随即又想:嗯…不行不行!我的宝贝孙女如果不喜欢他,那还是算了吧。友藏看着丸子和小玉跑在前面的背影,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那孩子怎么样了呢,从那次分别以后,丸子一直都十分想念他呢。
    “小玉!你过来看看这个!”丸子手拿着一张海报广告对小玉喊道,“小丸子,怎么了?”小玉闻声凑了过来,“你看看这个,这个名字。”丸子用手指着海报上的一串名字,那海报上的照片上的人,穿着漂亮的浴衣,背对着在河边欣赏灯花。“这照片的名字叫做《相思的人》,作者是maruko,”小玉顿了顿,“咦?maruko在英文里好像是丸子的意思呢!”“是的,”丸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摇摇头“算了,也许是巧合呢?”
    丸子想,她和他也许永远不会见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