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壳

其实我是一只肉丸子

4

   接下来的故事就与小N暂时告别了。我要讲的是小Y,也就是第二篇里害小N和浩南分手的女孩。

   第一次认识她是在补习班。那个又小又嘈杂的教室里。

    当年我还是个非常文静的姑娘,不谙世事的那种,所以与咋咋呼呼的她没什么太多的交流。

    我们的英语补课老师是南方人,口音重的就像小Y的体重。比如“she”用汉字注音就是“谁”,而这位南方老师就念作了“细”,“细 is a beautiful gifl.”,让人实在难以听下去。

     于是...

2018-11-29

3

   翻热点的时候看到了一篇被挤在最后的文章,关于五行的。

   由于本人缺木就点进去看了。当然不是迷信,是好奇。浏览了一番知道了缺木是身体不好,体质偏弱。又看了一下缺金的原因,是智慧求知,也就是脑子不好使。

   想起小N缺的就是金,她的名字里就有个鑫字。大人总觉得缺金就是缺钱。

   我复制给她,并把缺金是由于缺脑的字着重又发了一遍。一个下午后,她才慢悠悠地给我回了过来。

   我以为她会气急败坏地大骂我你他娘才缺脑,你全家都缺脑!或是老子缺的就是钱!不是脑!

  ...

2018-11-25

2

    这天小N给我发微信说她和浩南分手了,原因怪小Y。

    语音里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因为哭泣的原因,她断断续续地说着小Y给浩南发短信说小N是个滥情的女孩,跟浩南谈的同时也在和别人搞不清不楚的暧昧。

    大概说了好久,我也没听太多。最后小N说了句,浩南听完后他没有生气,只是在QQ上很冷静地问我是不是真的,我有些好笑说小Y说什么你都信吗?然后他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嗯,我知道了。

    后来,浩南把小N删了,也就意味着这段恋爱结束了。

   ...

2018-11-24

1

     小N在网上拍拖了一个男友,最开始小N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和他处,隔着屏幕和他聊着“有趣”的一天。

     “我刚刚去和我侄女坐滑滑梯了,旁边的小孩都看着我,好尴尬哦。”小N压着嗓子用嗲里嗲气的声音发了过去。

     “你怎么这么可爱呢?还陪小孩子坐滑滑梯。”对方爽朗的笑着。

     我站在旁边鄙夷地看着蓬头垢面,脸因为长时间玩手机而有些臃肿的小N,问她:“泡面吃完没?我去扔了。”

   ...

2018-11-24

     有天我的朋友问我你有什么梦想吗?

     我说我想一个人去旅游全世界,开着房车和带上一只狗。

     他笑了说道,真好,傻傻的。

     在我现在的年纪,有的只是撇开物质和现实的对未来无限且美好的憧憬。

     我甚至没有思考过经济来源和赡养父母的事情,有人揪着这处抨击我,试图使我的梦支零破碎。不成熟的思想配上不能够的能力,有人在心里深深地鄙夷我。

  ...

2018-11-04

你们边听我边写。

2018-11-02

且听

世界很安静
安静到天哭泣
都听不到雨滴
窗外很安静
安静到蝉睡去
都听不到呼吸
踩碎时间的间隙
瞥见过去的朝夕
暮光痴迷晚霞
脸颊久久停着羞意
飞鸟眷恋悠暇
指尖久久扇着归依
而逐渐泛黄的地衣上
花草不再聆听人们的唏嘘
孩子们童年的画板上
色彩不再描绘过去的故居
枫叶躺在枯黄的叶地
不再向往绿色的和平
游鱼靠在河边的磐石
不再追逐大海的安宁
婆娑岁月
变成了斑驳的旧迹
往昔时光
停在了过去的相机

2018-10-27

白天,
是一个人的夜晚。
夜晚,
是没有人的夜晚。
孤独,
是一个人的热闹。
热闹,
是没有人的热闹。
我们,
是一个人的自己。
自己,
是没有我的自己。

2018-09-09

装在瓶子里的大海

     从新疆千里迢迢过来的时候,朋友很认真的告诉我,带点海水回来,从小长到大还没见过海长啥样呢,哦,在电视上见过,但没真的看到过。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我特像一大山沟沟里的娃,荣幸地被人邀请去城市做客,然后身后一帮子吸溜着鼻涕的娃儿对我说:兰儿,回来记得带点泥巴,俺们没吃过。咳咳,以上纯属想象。
      我在这儿呆了十几天,终于老爹带我下海游泳,结果台风玛莉亚携她家老小来沿海城市落脚,哼,就没游成,于是我就在海边用瓶子装了瓶海水,但回去后,我又怕它变...

2018-07-28
1 / 4

© 没壳 | Powered by LOFTER